• 三年陈的图,非酒亦飘香
【字体:    

三年陈的图,非酒亦飘香
 

金华支队 姜豪

    这是兰溪,我生活的城市。

    几年前出去走走,看到一台老式电视机上的台词写道:“时间是记忆的橡皮擦”,瞬间把老去的情怀变成了文艺的浪漫,不得不佩服国人对文字的用法,客观性和真实说,都能在字里行间和闲言碎语里完美呈现。和老一辈的几个朋友交流,大多感慨跟不上节奏,要被纷繁复杂的时代所抛弃,我说怎么可能,那照片和写作就是记忆的打字机,你们的人生阅历可不是书本能及的,是实在的东西,一点不浮夸。浮夸的是现在,现在这样的过度包装时代。于此,也顿顿脚步,回过去翻翻以前拍的照片,竟然还记得当时走过的路和遇见时的心情。
    回家次日一早必做的事情就是出门拍照,一来随便走走权当锻炼,二来打发时间寻寻自己,万一以后阿尔茨海默症了,这些照片还能唤回一些记忆。见或不见,他们都会一直在,我知道有些人这辈子也只能见到一面,能见到第二次的,那是缘分,所以一直很努力去记住这些遇见的脸庞,想着他们会和这座城市有着怎样的关联。什么和时代有关联,什么要叙事去了解,什么要疏离,什么又是分别和告白,在这年华的潮里,都会随着个体的消逝而被淡忘,留下来的是那些昙花一现般的灵光,关于自我和关于过去。从前在课本上学到了一句话叫既视感,是指好像这一幕曾经也发生过,说的是自己的思维发生了偏差,是自己的大脑给你下了套,让人错以为事情已经或即将发生,归根结底这都是无常和飘渺。
    语言文字的巧妙连标点都可以用来说话,句号是结束,是一个圈,轮回也是圈,过去和过不去的,都在一个圈里,开始又结束。有些时候又是平静的破折,戛然而止的声音再也不会拖泥带水的延续。也就过去三年,变化好大,再去一些旮旯头,发现很多地方早就不复存在了,一些人在这个维度上已都告了别。地方还是地方,人也都是人在活着,街头巷尾,售卖、娱乐、休闲、发呆,无力去关注和感同身受,也并不想踏踏实实的做一个田野的记录者,而是希望让我和你的情感直接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共同温存。也是,影像并不存在绝对的真实性,我们的介入与否抵达不了客观的真实,相对于我们日常追溯的历史,这种时间的切面让可悲的真实弱得太多。
    走着走着,他们就变成了生活,成为了这支挽歌里的挥之不去的哼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