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一蓑烟雨任平生 也无风雨也无晴
【字体:    

一蓑烟雨任平生 也无风雨也无晴

——读《东坡乐府》品百味人生
台州支队 杨远松

    《东坡乐府》是北宋中期文坛领袖苏轼的词集,收录了他一生所写的三百多首词。他的词,有相思,有柔情,有豪放,有洒脱,有挣扎,有孤独……反映了苏东坡跌宕起伏的一生,几乎包含了我们精神世界的全部主题。
    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……”这首大家耳熟能详的《水调歌头》,将中秋赏月、醉酒怀人写的高情奇意,荡气回肠。全篇仿佛是词人与明月的对话,在对话中追溯明月的诞生、宇宙的起源、人生的意义,既有情趣,又耐人寻味,加上章法曲折回旋、起伏跌宕,语言自然生动,如行云流水,历来被认为是中秋词的绝唱。宋代胡仔说:“中秋词自东坡《水调歌头》一出,余词尽废。”(《苕溪渔隐丛话》)其受推崇可见一斑。
    苏轼之前,词多为唱和应答之作,或为歌筵酒席之间供歌伎酒女们演唱的歌曲,向来有“诗言志词言情”、“词为艳科”之说。从五代晚唐李后主一直到比苏东坡稍早的柳永,虽惊才绝艳,仍逃不出窠臼,伤春悲秋、离愁别绪、说爱言情、风花雪月。李后主《菩萨蛮》:“花明月暗笼轻雾,今宵好向郎边去。刬袜步香阶,手提金镂鞋。画堂南畔见,一向偎人颤。奴为出来难,教君恣意怜。”将自己与小周后偷情的场景描写的活色生香,王士祯在《花草蒙拾》中评此词为“狎昵已极”。温庭筠:“小山重叠金明灭,鬓云欲度香腮雪。懒起画蛾眉,弄妆梳洗迟。”写闺房儿女,也是柔媚香艳。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柳永,流连歌楼酒肆:“恁偎香倚暖,抱着日高犹睡……”、“盈盈泪眼,漫向我耳边作万般幽怨……”更是“闺帷淫媟之语”,透着浓浓的脂粉香气。而苏东坡开口便是: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”顿觉有万里江涛,奔赴眼底,千年兴感,齐上心头。陆游说读苏词后有“天风海雨逼人”之感。
    苏东坡以一己之力,倡导以诗为词的风气,将个人的情感、胸襟、抱负和意志融入其中,冲破了诗庄词媚的界限,很好地结合了词家的“言情”与诗人的“言志”,使文章道德与儿女私情并见乎词,在词中树堂堂之阵,立正正之旗。张叔夏说他的婉约词:“清丽舒徐,高出尘表”。“似花还似非花,也无人惜从教坠……细看来,不是杨花,点点是离人泪。”“时见幽人独往来,飘渺孤鸿影。”等句写的清幽莹洁,不独相像之高,而造语尤冷隽幽倩,为他人所不能企及。即使写闺情,也是品格高洁。《贺新郎》中那位“晚凉新浴……待浮花浪蕊都尽,伴君幽独”的美人,可与杜甫《佳人》“天寒翠袖薄,日暮倚修竹”之格调比高。胡寅《酒边词序》因此盛称苏词“一洗绮罗香泽之态,摆脱绸缪宛转之度,使人登高望远,举首高歌,而逸怀豪气超乎尘垢之外。”词至东坡,其体始尊。
    孟子云: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也,所以动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”公元1080年,苏东坡因“乌台诗案”差点丢了性命,被贬到黄州任团练副使,“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”这期间,他愈加成熟洒脱,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名篇。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这首《定风波》作于苏轼被贬黄州之后的第三个春天,作者自述:三月七日,沙湖道中遇雨。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狈,余独不觉。已而遂晴,故作《定风波》。词人通过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一生活中的小事,借雨中潇洒徐行之举动,于简朴中见深意,于寻常处生奇景,表现出虽处逆境屡遭挫折而不畏惧不颓丧的倔强性格和旷达胸怀。读罢全词,人生的沉浮、情感的忧乐,其涌心头!任尔风吹雨打,我自泰然处之,胸怀坦荡、苦中有乐,富含人生哲理。
    人的一生,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,何必算计于蝇营狗苟、纠结于进退得失。苏东坡从政为官40年,遭受三次巨大的贬谪生涯,颠沛流离,漂泊平生,辙通南北,纵横东西。虽有经天纬地之才,然壮志难酬,但他依然把生活过成了诗和远方,一直坚持为官以民为本,坚持做人以廉为首,理政以廉为上。即使是在被贬后,仍然专注于为民办实事,在徐州,他亲自带领官员防洪、筑堤;在杭州,他疏浚西湖,修筑苏堤;在广东惠州,他引泉入城,供百姓饮用。此外,各地的东坡井、东坡书院,惠州的东坡孤儿院,海南的东坡医所……也都是苏轼为民创下的实绩。他又以畅游天地之间,放浪形骸之外的豪情,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、乐观豁达又富含哲理的名篇,表达了超然洒脱的人生态度。在《望江南·超然台作》中,他说“诗酒趁年华。”在《浣溪沙·细雨斜风作晓寒》中,他说“人间有味是清欢。”在《临江仙·夜归临皋》中“敲门都不应”,他干脆“倚杖听江声……”
    2003年暑假,周杰伦一首《东风破》红遍大江南北,一时间中国风歌曲蔚然成风。而这首《东风破》的歌名就来自于苏轼的《蝶恋花·京口得乡书》中“挥手送春拚一醉,东风吹破千行泪。”同为台湾歌手周传雄代表作《寂寞沙洲冷》创作灵感也来自于苏轼《卜算子·定居黄州慧院作》,“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” 
    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。千余年前,苏轼让词从歌筵酒席间走出来,使词从歌者之词变为诗人之词;近千年后,歌者从经典古籍将词融入现代流行音乐,引领一时潮流。这些年大热的央视“经典咏流传”节目中,众多歌者争相演绎苏轼的经典词作。诗词如歌,在平平仄仄中婉转悠扬,在抑扬顿挫里低回不尽。在歌声中我们再次走进诗词世界,体会古人的喜怒哀乐,家国情怀。一部《东坡乐府》,看尽人生,遍览风光。无论生活怎样变化,人的精气神断然不可垮。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面对风雨,何妨吟啸且徐行?